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记录赴武汉怀孕真实经历和攻略 - 妈妈门户网

当前位置: 武汉助孕 > 助孕多少钱 >

男孩遭家暴8小时被爸武汉助孕价格爸打17次

时间:2019-05-16 09:54来源:http://www.baidu.com/ 作者:武汉添宝儿 点击:
抚琴西北街的居民楼一户阳台上,一名中年男子将孩子推倒在地,扯住其头发,从阳台的一头拖到另外一头,将孩子的头往阳台上撞……这一幕,在过去的一年里不时出现。在接到愤怒

抚琴西北街的居民楼一户阳台上,一名中年男子将孩子推倒在地,扯住其头发,从阳台的一头拖到另外一头,将孩子的头往阳台上撞……这一幕,在过去 的一年里不时出现。在接到愤怒市民的反映后,前日中午12时至当晚8时,成都商报记者在该住户对面旅社的窗口处见到,在8个小时里,这名男子先后17次在 阳台上暴打孩子。  社区、妇联和派出所积极介入后了解到,这位来自自贡的父亲面对屡教不改的“熊孩子”阳阳(化名),选择了家庭暴力。  成都商报记者 胡挺 蒋超 摄影记者 王勤  声音:孩子不是“私产”   家暴:更不是“家务事”   “儿童遭遇家暴事件”一再发生,是家庭“威权文化”种下的恶果。儿童维权也面临执法困境,由于没有正规的受虐儿童庇护机构,使得不少民警在接警处置家暴事件时,都限于内部调解和警告教育,而被家暴儿童最终还是会回到“老窝”。  更值得注意的是,当下,针对这些家暴现象,许多家长不以为然,反而习以为常。“棍棒下面出孝子、不打不成器”的教育理念仍得到社会一定程度上的 认同,“爱之深责之切”,难以拿捏的力度使得“棍棒式管教”成了“暴力式虐待”。结果,“虎妈狼爸”不闻“爸妈爱”只见“虎狼行”。  在去年的全国“两会”上,有部分全国人大代表联名呼吁,适时修订刑法,确保“虐待儿童要从重处罚”。同时还呼吁全国人大尽快推动“禁止虐待儿童”的相关立法工作,预防和减少虐童现象的发生。  “家暴事件”不应是某家某户的“家务事”。作为祖国的花朵,为儿童成长提供安全、健康快乐的社会环境,既是政府应尽的职责,也是全社会每个人应尽的义务。据新华社  邻居来电:这个父亲打孩子,下手太重了   “我从来没见过父亲这么打儿子的,扇耳光,用拳头打头,用脚踹,把人按倒后用手肘拷……”徐先生住在阳阳家对面,他说:“经常看到这个娃娃被打,有时候一天会被打很多次。”  “用皮带,用棍子,用衣架打,有一次,一个衣架被打断了。最早娃娃被打的时候,还会大哭,娃娃现在被打已经一声不吭了。”  长期租住在对面旅店的韩先生也证实了此事,“一周至少会打两三次,那个当爸爸的出手太重了。”他摇着头说。  旅店楼上的住户李女士感到愤怒和不解:“我自己也有娃娃,15岁了,就算娃娃再做得不对,你也不能这样打。”  记者调查:8个小时,他被打了17次   前日中午,成都商报记者来到阳阳家对面的旅馆房间内。在记者观察的8个小时里,阳阳被父亲和母亲一共打了17次。被脚踹、被扇耳光、被抓住头发撞墙……  中午12点17分,阳阳的父亲———一名穿着白衬衣的男子出现在阳台上。他情绪激动,走上前去就是一耳光。12点19分,他抓住阳阳的头往墙壁 上撞。12点25分,男子从阳台进入房间。12点49分,他叼着烟再次来到阳台,他又扇了阳阳两个耳光。之后,他再次走进房间,仅仅1分钟,他再次来到阳 台,揪住娃娃的脸在阳台上转圈。  下午1点,男子拿走放在阳台上的皮鞋,穿上西装出门了。他出门后在小区的棋牌室打麻将。  殴打并没有结束,下午6点,阳阳的父亲和一名中年妇女回到家开始做饭。6点08分,男子拿着一把菜刀走上阳台,他大声骂了几句,挥舞着手中的刀,一脚将阳阳踹倒在地。  随后,中年女子来到阳台上,狠狠地打了阳阳4个耳光。阳阳被打得几个趔趄,几乎摔倒。此时,男子也过来用脚踹踢阳阳。下午7点17分,父亲再次 走上阳台,他重重地、连续地扇了阳阳9个耳光,并把阳阳拖入屋内。在屋内,男子找到一根长约1米塑料棍,朝阳阳抽打过来。“没人同情你,你快去死。”男子 边打边喊。  住阳台上 没吃午饭,也没吃晚饭   这个阳台似乎成了他的牢笼,整个下午阳阳没有迈出阳台一步。大部分时间他背对着阳台,站得笔直,偶尔会看看外面的世界。中午,阳阳的父亲和中年 妇女在屋内吃饭,但是没有叫他;晚上6点30分左右,两人在屋内吃饭,他还是站在阳台上。直到晚上7点40分,两人吃完饭再次出门,阳阳才从阳台上进入房 间。他端着一个碗,试图在厨房寻找食物。  阳台通往厨房的门被关上,我们不知道,他最后有没有找到吃的。直到晚上8点20分,他再次出现在阳台。10分钟后,他躺在地铺上,开始睡觉。夜雨寒风中,他进入梦乡。  探访:他睡在阳台地铺上,脸上、臀部、大腿有淤青  昨日上午,在目睹14岁阳阳被父亲暴打后,成都商报记者报了警。当地派出所民警来到出租屋,将阳阳与他的“阿姨”李丽君(化名)带走,随后,阳阳的父亲刘国全(化名)也来到派出所接受调查。  一起前来的还有当地社区的工作人员,“我们之前没有听到任何人反映这个情况。”一名社区工作人员说,“如果情况属实的话,这个父亲太不应该了,对娃娃怎么能下这种狠手?”  阳阳的家是一间简陋的合租房,阳阳的父亲和“阿姨”租住其中一间。这间房外的一处露天阳台上,铺着一床草席,草席上乱七八糟地堆着被褥和衣物。14岁的阳阳正坐在床铺上,对于他来说,这就是他的卧室。  阳阳脸部浮肿,整张脸上布满青紫的淤痕或抓痕。民警撩起他的衣服,他的背部、臀部、大腿、小腿等多个部位,存在大量淤青的伤痕。“这是用什么打的?”一名民警问。“衣架。”阳阳说。  阳阳说,他从2011年来到成都,因为父亲租的房子小,他只能住在阳台。一年多前辍学后,他几乎没再出过家门;他每天吃两顿饭,早饭和晚饭;当 被问到父亲是否经常打他时,他说“不是,是犯了错才打。有一次我煮面,把家里的剩菜吃了,被爸爸打了。还有一次我扫地不小心踩到阿姨的拖鞋,被打了。”  而这一次,他被打的原因是,偷了合租户的6节香肠。在被问到为什么去偷香肠吃时,他说:“我饿。”  对话阳阳:为啥总被打?   阳阳:我饿了,偷了隔壁邻居的香肠  成都商报记者(以下简称记者):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住在这儿的?  阳阳:从2011年开始,有两年多了。  记者:你平时都睡哪儿?  阳阳:就住在阳台。爸爸住的房间太小,我就只有睡阳台。  记者:冬天也住在阳台?你觉得冷吗?  阳阳:冬天我穿毛衣睡觉,我把厚棉絮盖上,就不冷了。  记者:那天我看你没吃饭,你平时都这样吗?  阳阳:平时早上我都煮面吃。中午爸爸出去了,嬢嬢(李丽君)在屋里,她会把阳台的门用绳子绑住。我进去不到,就吃不成。晚上爸爸回来了,我可以吃饭。  记者:昨天我们看到你被爸爸打,他为啥子打你?  阳阳:因为我偷了隔壁的香肠吃了,他们很生气。  记者:为什么要去偷别人的香肠?  阳阳:(沉默了一会)因为我饿。  记者:平时爸爸经常打你吗?  阳阳:不是。我犯了错才打。  记者:都是犯的哪些错误?  阳阳:有一次,我扫地的时候踩到了嬢嬢的拖鞋,爸爸打了我一顿;爸爸的饮料没喝完,放在家里,我喝了一盖子,也挨了打,鼻血都被打出来了;吃面 的时候把家里的剩菜吃了,爸爸打了我;今年过年的时候有200块压岁钱,我用30块钱买了玩具枪和火炮,爸爸说我乱用钱,打了我。  记者:他都用什么打你?  阳阳:用门口的棒棒,还有衣架,扇耳光,用拳头打脸。  记者:他打你的时候多吗?  阳阳:今年可能挨武汉助孕价格了七八顿打吧。他有些时候在外头遇到比自己更大的官,受了气,喝了酒回来也会打我。  记者:那你还愿意和他们住在一起吗?  阳阳:他们如果不打我,我还是愿意和他们一起。  记者:爸爸说你犯的那些错,是不是事实?  阳阳:是。  记者:那你知道爸爸为啥打你了吗?  阳阳:知道,因为我做得不对。  记者:怎么个不对呢?  阳阳:恨到(强迫)人家借钱,是抢劫;偷人家的香肠,是偷盗;烧人家的房子,是放火。  记者:那为啥还要去做呢?  阳阳:借钱是因为自己没钱,偷香肠是因为自己饿,烧房子是因为那个婆婆说我,我心头不安逸(高兴)。  记者:小时候爸爸不在老家,你会想爸爸吗?  阳阳:会,经常想。  记者:那你喜欢爸爸吗?  阳阳:(沉默)  对话父亲  为啥老是打?  父亲:偷摸抢样样来,简直拿他没办法  下午三点,刘国全来到派出所。说起为何要打儿子,刘国全充满无奈:“这个娃娃的问题实在太多了。”  刘国全说,他们租的是一套三的房屋,住了三家人。孩子偷吃香肠一事,引来邻居和房东的不满,要求他们一家搬走。这让他大为光火,便将儿子收拾了 一顿。那为何会连续多次、甚至用塑料棍打孩子呢?刘先生说,因为每次教育儿子时,儿子都是“低着头,不说话”,“问他晓不晓得错哪里了,晓不晓得该怎么 改,他都闷起,看着就来气。”  刘国全列数了儿子的种种劣迹。有一次,孩子偷吃了邻居家的熟油海椒,然后又倒入大量盐巴,惹得邻居上门质问;再有一次,孩子用剪刀剪坏李丽君的裤子,并将其一双新鞋子的鞋底戳烂;还有一次,邻居的洗发水不见了,后来证实是被儿子拿走了。  刘国全说,有一段时间自己在攀枝花一带跑业务,因为担心儿子出状况,他将儿子一并带上。但一路上,儿子都没让他省心。在攀枝花,儿子曾偷偷溜出去耍了个通宵;在凉山,儿子溜出酒店偷玩具、偷薯片。另外,娃娃在学校读书时,曾向低年级同学“借钱”。  去年春节前武汉助孕公司,刘先生托亲戚将儿子带去广州,希望他可以学到一门手艺,但很快亲戚就把儿子带回成都。在广州,因遭到一位老太太的数落,儿子拿着打火机两度要烧老太太的房子。  上述种种表现,也得到了阳阳本人的承认。  记者:发现孩子的问题,有没有跟娃娃沟通过?  刘国全:我每周只休息一天,晚上六七点才回家,沟通确实很少。  记者: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娃娃,怎么会下这么重的手呢?  刘国全:你说得对,自己的娃娃,咋会忍心打嘛,但确实忍无可忍了。有时候气得遭不住,要不是看他还是条生命,真的都不想要了。  记者:但事实证明,你用打的方式并没有让娃娃变乖。  刘国全:我也晓得打(娃娃)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但我也无奈啊,不然咋整呢?说他又不听。  记者:你觉得原因在哪呢?  刘国全:小时候我们没在他身边,可能有一定原因。  记者:那以后是否打算换个方式教育娃娃呢?  刘国全:妇联的老师说联系了心理专家和教育专家,我愿意跟专家交流一下,看看娃娃的问题出在哪里。也让他们给我一些建议。  最新进展  妇联:将安排心理专家与父子沟通  昨日,金牛区妇联闻讯前往抚琴派出所,介入调查此事。妇联工作人员认为,孩子可能在心理方面需要疏导教育。更值得反思的是刘国全的教育方式太粗暴。因此,妇联将安排心理和教育专家与父子俩沟通,希望他能调整自己的教育方式。  妇联工作人员认为,当务之急是要为阳阳重新建立良好的生活环境和教育环境。“教育环境可以再找一所学校来接收他,但生活环境要想变更,操作难度较大。”  昨日下午,在妇联、律师和派出所的多方努力下,刘国全承诺愿意跟专家沟通,并调整自己的教育方式。阳阳保证改掉一些坏习惯,不再惹爸爸发怒。  律师:尽快建立未成年人监护干预制度  对此,四川广力律师事务所律师蒲虎认为,根据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父母或其他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的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经教育不改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有关人员或者有关单位的申请,撤销其监护人的资格,依法另行指定监护人”。  “但从实际来看,该规定太过简单笼统,缺乏操作性,具体实施案例的极少。所以建议尽快‘建立完善未成年人监护干预制度’,确保“剥夺监护权”的 现实可操作,保护儿童合法权益。”蒲虎说,他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见:“首先,明确规定监护人侵犯未成年人权益究竟到了何种程度,才能‘剥夺监护权’;其次, ‘剥夺监护权’究竟应由谁来启动,有资格申请‘剥夺监护权’的‘有关人员、单位’除了近亲属和基层组织外,还包括哪些?有没有先后顺序? 最后,法院裁决‘剥夺监护权’是永久剥夺还是暂时剥夺,被剥夺的监护权是否可以重新恢复?在‘剥夺监护权’后,儿童如何监护,相关配套机制的建立?”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